传奇人生:内莉·布莱

卫冕之后与战场玫瑰:音讯史上的女性记者们

“在很多动静下,记者的效应是去发现消息、记录信息,广而告之,不过,内莉·布莱把温馨置身于音信报道之中,变成了‘活新闻’”。

闭门羹偏见,布莱开启传奇的音讯人生

内莉·布莱原名伊丽莎(Lisa)白(Elizabeth)·简·科克伦,1864年二月5日出生于美利坚合众国宾西法尼亚,正是南北战争打得火热的时候,
在布莱6岁的时候,她的老爹去世,将仅部分一小部分资产分给自己的6个孩子们,只给布莱和她的大姨留下很小的一笔钱。布莱的慈母连忙再嫁,可是这位布莱的继父日常对她们利用家庭暴力,对儿女又打又骂,忍无可忍的岳母在1878年与她离婚。布莱16岁的时,和大姨搬到了工业城市马尔默,希望找个好办事,在这边,布莱误打误撞地张开了温馨的情报人生。

布莱早期的印象,蓄着短发。在出游地球之后,花格大衣成为了她另一个经文形象

1885年,惠灵顿《快报》在专辑中刊登商量“女孩子能做怎么着”的社评,这是一篇颇带有指引性的篇章,在当时的美利坚联邦合众国,有一种很盛行的见地:即女性一旦待在家里,等着男性来娶她们就好了,假使女孩儿嫁不出去,就只可以当公仆和女管家了。其实在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历史上,女性地位不容忽视,仅在音信这么些行当里,无论是第一批殖民地报纸,仍然在西进活动中,很多女性就为她们办报纸的丈夫提供辅助,亲自当排版工人,撰写著作,甚至在先生死后,妻子一个人把报纸支撑起来。19世纪中叶,女权运动得到发展,很多女校建立,便有众多男性呼吁女性“回归厨房、回归家庭、不要抛头露面”。

可以测算,内莉·布莱在面对如此的探讨作品时是充裕恼怒的,布莱登时写了一封信寄给报纸,信中言辞驳斥了“女性不该外出工作”的观点,她涂抹:“国家正在把一半全员的灵气、智慧、勤劳白白浪费,妇女应该拥有和男性一样的权利。”信末署名“孤独的孤女”,那是布莱的率先个笔名。

快报编辑乔治(George)·麦登在看完布莱的“匿名信”后,认为文笔精彩,逻辑缜密,实为佳品,对作者爆发了浓密的趣味,在报纸上登出启事,希望与写这封信的作者会合,并特邀这位“写信的先生”任职《快报》作者。这的确是布莱的一个绝佳机遇,因为前几日的布莱在哈博罗内并未找到另外工作,面临住进贫民窟的泥坑,一边是报社,一边是老少边穷,布莱毫不犹豫地踏进了《快报》的编辑工作室,这也是《快报》办公室首先次面世女性的人影。

《快报》生活与墨西哥时光

当麦登发现自己认为的“先生”是一个二十上下的小女孩儿时,他吃惊,但是他依然遵从诺言,让布莱留下为报社撰稿。布莱为《快报》撰写的首先篇著作如故署名“孤独的孤女”,这引起了另外编制们的遗憾,行业潜规则里女性是不可能独当一面记者的,但这笔名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她需要一个适度的笔名。通过猛烈的争议,布莱和编排们签订,以后就用“内莉·布莱”这多少个名字作为笔名,而内莉·布莱是老牌歌手斯蒂芬(Stephen)·福斯特(Forster)的流行歌曲的名字,从此未来,伊Lisa白(伊丽莎(Lisa)白(Elizabeth))·简·科克伦不再为人所知,内莉·布莱的名字即将响彻北美大地。

内莉·布莱最早被分配到检察职业女性的活着困境,她在工厂和生产盒子的女工们一天工作14个时辰,就为了5先令的薪饷,这都使得她极为感动,写了一文山会海可以的篇章,而编写们依然不乐意,因为他们觉得女性记者应该从事花边信息、美食以及园艺的编著,希望将布莱调离岗位,麦登也愿意布莱写一些园艺、流行时髦的作品,可是布莱分明对尊严报道和贫富差异的话题更感兴趣,拒绝了麦登的提议。很快,与编辑们意见不合的布莱就被派出到墨西哥担任驻外记者。

在墨西哥,布莱写了成百上千关于墨西哥生活的篇章,包括过多墨西哥美食、风土人情与墨西哥知识的稿件寄回惠灵顿。不过,布莱的本性难移,在墨西哥他仍发现许多社会问题,墨西哥政坛贪污受贿,对穷人的死活不闻不问等作品见诸《快报》,布莱还批评墨西哥政党拘留持反对意见的信息记者,揭发政坛控制舆论的丑事,并称墨西哥总理是压榨百姓、控制媒体的太岁。墨西哥政坛愤怒,威迫布莱要抓捕她,将布莱驱逐出境。布莱回到武汉依旧撰写有关墨西哥的稿子,并将这么些稿件集结成书,名为《在墨西哥的五个月》。

很显然,长沙《快报》对女记者的态势使布莱不想在此久居,她回国后迅速递交了辞呈,并为编辑留下一张纸条:“我要去伦敦了,看我大显身手吧。
布莱”

《疯人院十日》,内莉·布莱开启暗访初阶

布莱到了伦敦,依然处在无业状态,原因依旧职业性别歧视,没有报纸愿意雇佣女性记者。布莱在这段时日里的家用来源至关首如若向毕尔巴鄂的报章供稿,也写了无数因为性别歧视,找不到办事的抱怨。

1887年,转机来临,有一家报纸雇佣了布莱,这份报纸就是伦敦《世界报》,它的拥有者就是以精益求精和灵魂著称的约瑟夫(Joseph)·普利策。不知晓是普利策的看法吸引了布莱,如故布莱充足的经验触动了普利策,五个人的协作可谓亲密无间,参与《世界报》的布莱即将迎来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。

19世纪末,伦敦报界竞争可以,使得普利策分外困扰,于是他想出不少立异报纸的法门希望提高销量,其中一个创举就是“隐性采访”,即记者卧底采访,这只是普利策的想法,并未付诸实施,但是内莉·布莱在此时来到《世界报》,一个女性记者,加上自己的创举,揭破一桩重大丑闻,普利策相信这套组合肯定能掀起到巨额的读者,内莉·布莱本就对社会问题关注,听了普利策的计划表示愿意参加。

1887年1月,纽约街头。23岁的内莉·布莱变了样,她不刷牙洗澡,在街口呆呆矗立多少个刻钟,或者胡乱游荡。她用“内莉·布朗”的名字住进一家女工公寓,布莱顿(Leighton)时就对其他住宿者张牙舞爪,充满敌意,把我们全都吓跑,管理员希望她休息,布莱拒绝上床,称他们重点自己,她们都疯了。众人面面相觑,断定自己不是神经病,那么就是内莉·布朗(布朗(Brown))肯定疯了。第二天,她被众人带上法庭,法官判决布莱有被侵害妄想症,是精神疾病,精神病院得出一致结论。那件事在伦敦挑起不小轰动,诸多报纸都报导了这件事。2月25日,内莉·布莱被送往布莱克(Black)韦尔岛——她拥有的演技的末梢目标地。

现已的布莱克(布莱克)韦尔岛,前些天的Roosevelt岛,当年此地就是内莉·布莱暗访的疯人院所在

布莱克(布莱克)韦尔岛,近来有个更有名的名字:Roosevelt岛。1839年,岛上开了美利坚合众国第一家市立精神病院,很多文豪都对这家精神病院的劣质条件抱有诟病,可是能到岛上的除了病人就是先生。然则在十月25日开往小岛的船上,多了一个卧底记者,但此时除了布莱自己和普利策,没有人知晓。

岛上的疯人院条件之恶劣远超布莱的想像。食物酸腐、饮水肮脏、冷水洗澡、老鼠横行。“健忘的大夫”和“粗野的护理”死掐、骚扰、殴打病人,危险的病人用绳索捆绑在联名,外国女士只因为初到伦敦语言不通便被遣送上岛……布莱还发现,为了让“病患”闭嘴,医务卫生人员和护理从早到晚让病人坐在硬靠背椅子上,不准起立走动,不准说话,只给劣质食物。

布莱上岛其后表现正常化,然则他惊恐地发现,自己更加这样,就越会被看护们以为有病。卧底最后阶段,有另外报纸派人来收集看起来很意外的布莱,当然这位信息记者打的是寻觅失散情人的幌子,也未注解自己的记者身份。布莱装疯,恳请记者不要带他走,蒙混过关。10天后,普利策的《世界报》的一位辩护律师安排了“内莉·布朗(Brown)”的出院事宜。

布莱名著《疯人院十日》

两天后,《世界报》刊登了介绍精神病院恶劣条件的泛滥成灾著作,署名:内莉·布莱。布莱立刻被报界奉为英雄,成为明星记者。布莱的序列作品刊出一个月后,她随一个调研的大陪审团再度登岛。

布莱将岛上的耳目集结成书,取名《疯人院十日》,一时间邯郸纸贵,普利策打了一个漂亮仗。布莱在书中说,很多行为在她和大陪审团到达后取得纠正,食品卫生条件改进,外国病人转移,粗鲁的守护被开掉,她的行事促进政党改正,慈善机构扩充了85万美金的专款。布莱开记者暗访先导,在其后的美利坚合众国野史中,暗访记者和卧底采访成为主旋律,无论是厄普顿·辛克莱(辛克莱(Sinclair))依然艾达(Ada)·塔Bell无不模仿了布莱的作为。

“七十二天环游地球”与巧遇的竞争

1888年,一本科幻小说横空出世——《八十天环游地球》,作者是高卢鸡科幻女作家儒勒·凡尔纳,书中的菲利斯·福格和她的副手在八十天内环游世界,这本书在欧美各地盛行,其中的一位读者便是内莉·布莱。当时这本小说引起热烈反应,很四个人议论它是否落实,甚至起头有人模仿。成为明星记者的布莱和普利策都没闲着,擅长改进的普利策提议了一个新纽带,这些关键,按现行的话讲叫音信策划。

从《福睿斯》到五月花,旅行,尤其是长途旅行似乎只是老公们的专利,长时间以来各类管文学随笔都显示了男性的能力与魅力。可是普利策和《世界报》做出一个危险行动:让内莉·布莱去环游世界,打破书中80天这一纪录。内莉·布莱愉快应允。

1889年8月14日,布莱离开伦敦,带着美利坚合众国国务卿娜丽恩的专门签证、穿着花格大衣,最先环球旅行,志在打破80天这一纪录。当内莉·布莱乘船、骑马、坐火车日夜兼程时,《世界报》不仅每日刊登他的远足路线、沿途报道,还开办了猜谜有奖竞技,赢者可免费旅行亚洲。大肆炒作吸引了约100万人踏足,伦敦市内人人关心布莱小姐是否回来。

布莱的环球旅行引起多方关注,是水到渠成的资讯策划

不过布莱也许不了解,当时,也有一位女性,也是在报刊的援助下,赶这个环游世界的热点,她就是伊丽莎(Lisa)白·比思兰。

比思兰比布莱大三岁,生于Louis安纳,南北战争中战火烧到南缘,他随家人在南边各地迁徙,稍长一些后,为布兰太尔报纸供稿。1887年,也就是布莱“住进”精神病院那一年,比思兰来到伦敦,为《太阳报》等报纸撰稿。而就在1889年这一年稍早些,比思兰也为《世界报》打过短工,不过很快他就被人观赏,到《时髦》杂志做文字编辑了。

旅行途中,站在甲板上的《潮流》杂志编辑比思兰

《风尚》杂志的拥有者约翰·布圣菲波哥大·沃克(沃克(Walker))采用比思兰,因为比思兰身长更高挑,看起来更古典,认为他是最佳人选。然则当Walker指出比思兰环球航行时,拿到的答问是拒绝的。比思兰称自己不曾备选好长途旅行的衣装,第二天还有客人聚会……总之想尽一切办法推脱,其实,比思兰和布莱最大的界别,在于比思兰受不了被别人关注的眼光,这令他害怕。不过也许是架不住沃克(沃克)的告诫,在布莱距离伦敦,向东,严俊遵从凡尔纳小说福格先生的不二法门行进时,比思兰也离开伦敦,但是他走的是倒转方向——坐在从伦敦向巴塞罗那的火车里。和布莱同等,比思兰也对沿途见闻举行创作,寄回《风尚》杂志,比思兰要求杂志上毫无出现“和布莱比赛、竞争”,而是务求采纳“旅行”这类词语,尽管《风尚》杂志严谨坚守,不过同天出发不免让人联想非非,其他报纸起初利用比赛这一词汇,比思兰赢得了更多关注,即使他自己不想这样。

布莱的花格大衣成为了他另一个经文形象

布莱从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出发后,向东航行到英帝国,再到高卢鸡,唯一一次偏离路线是她前往法兰西共和国亚眠拜访儒勒·凡尔纳,稍作休整便延续东进,布林迪西、塞得港、马那瓜、新加坡、香江…..将书中的重要地点全体拜访五次。比思兰向西行进,沿途逆向到达这一个都会,最终,在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阿布贾,由于北大西洋的风浪,使得计划好的邮轮延期航行,耽误了难得的追逐布莱的日子。即便有人声称是普利策贿赂了邮船公司,但大多数人仍觉得未知的情状才是罪魁祸首祸首。

布莱计划75天左右完事目的,然则连儒勒·凡尔纳也很怀疑,但布莱背负着累累人的想望,有人为他写书,有人为他表彰。多少种鲜花,多少列火车,多少匹赛马皆以他命名。当他到达卢森堡市时,成千上万的人到码头上去迎接她。妇女们举着样子走在他的马车前,乐队为她奏乐,观众为她喝彩。在乘火车横跨美利坚同盟国时,每到一站,人们都强烈地迎接他,在北达科他州,甚至有人让他竞选州长。她回去了。经过72天,她回去了新泽西州的码头。她成立了环球旅行新记录。

布莱成为了勇敢,成为了美利坚同盟国单身女性的代表

伊Lisa白(Elizabeth)·比思兰到达伦敦比布莱晚了4天,她用了76天,比思兰同样可以为祥和骄傲,她也打破了80天这一纪要。布莱和比思兰经验了相同的痛苦:睡眠不足、语言不通、交通不方便。布莱曾写道自己实际麻烦忍受船上的震荡,只好睡觉,曾经在船上睡了20多个刻钟,船长都觉得她死了。比思兰也在写给《风尚》杂志的信中称语言障碍很难制伏。但是他们都向世界突显了单独的美利哥女性,美利哥女生也被作为是有决心的,有独立精神的,并能在任何情形下招呼自己的人。

尾声

布莱成名了,比思兰同样有名,相相比之下,布莱更分享那种感觉。1891年,比思兰嫁给一位律师,依旧为杂志和报纸撰文文学评论,但是她也很心烦。“每到一处都会有不测的意见看本身,仿佛是一场廉价秀。”比思兰当初的担心成为切实,她受持续成名带来的烦扰。

内莉·布莱与伊Lisa白(Elizabeth)·比思兰

布莱在贝尔法斯特遇见了富商罗伯特(Robert)(Bert)·西曼,二人在1895年闪婚。布莱当时31岁,而西曼73高寿。布莱离开了记者岗位,在男人公司加入钢铁容器的打造生产。1904年西曼去世,布莱继承了小卖部,甚至有两项专利发明出自布莱之手,但是由于经营不善与员工贪污问题,布莱的店家破产,她又捡起笔,写了无数有关第一次大战东线战场的报道,国内的女权游行,并断言在20年代米国女性将会得到投票权。

1922年,布莱因肺癌去世于伦敦,被葬于伦敦布朗(布朗(Brown))克斯的Wood劳恩公墓,巧合的是7年未来,1929年比思兰也是患肺癌去世,同样葬于Wood劳恩公墓,奇妙的戏剧性。

布莱的生平很传奇,她年少忙碌,成为女性记者,是暗访鼻祖,打破纪录环游地球,嫁给财神,成为先锋集团家,破产后成为战地记者,死后与“竞争者”葬于同一公墓,正应了这句话:

内莉·布莱把团结置身于音讯报道之中,变成了“活信息”。

Google回忆内莉·布莱的不同平常界面


参考:

《花旗国暗访鼻祖的孝敬与争议》 展江

正文首发于十五言,图片来自网络,欢迎转载,转载请与十五言AI联系~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