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小张张大仙儿

2016年九月8日早8点,公众号『新世相』发表出一条图文音讯,说:京城、香港、广州两个城市的心上人们,只要下定狠心说走就走,总共会送出30张往返机票加300元饭馆补贴,让你去一个不为人知的都会旅行。

活动一出,就上了今日头条热搜话题,一跃成为吸引众多少人围观的营销事件。细究原因,三个字“卖情怀”,吸引异乡人的心情认同:在北上广的人,都想回家。

原先想要在一线大都市站住脚的希望被无情打破,人们终于意识,原来北上广并不是每一个人的净土。

不评价活动我,我想问的是:我们走出精晓的家,走到陌生的城池,到底是想回家?依然想扎根大城市过的更好?

自家要好的答案是:不确定。

“漂泊人”也是电影导演平素着意聚焦的栋梁之材,针对他们的状况影片《踏雪寻梅》给出了一个残酷的答案:杀人、做鸡、血淋淋

视频从一首郑秀文的《娃娃看天下》初叶,围绕一桩杀人分尸案件,没有起承转合式的戏曲结构,凶手在开班时就昭然若揭。色情、血腥画面自然真实,碎片化的一些,DV质感、不按常理的越轴和人员面部的广角畸变,真凶、死者同样异常。

被害者——女主角王佳梅

从陕西老家来到浮华而苛刻的香港(香港(Hong Kong)),女孩和阿姨、表嫂、继父,挤在一间错落在高楼大厦广厦背面、璀璨华灯的阴影处的公屋里。中三没毕业就退学,与三姑家人关系不好,决定自己搬出去住。

欣赏高跟鞋,怀揣模特梦,来到有七百万人数的香江大都会,她努力学粤语,积极融入这多少个城池。不断磨合,从发传单到麦当劳四妹到网络援交妹,最终心态崩了,甘愿赴死。

凶手——男主角丁子聪

王佳梅的旁人,一名在香江的货车驾驶员,在影视一起初到来警局说自己杀了人。他一样生活在社会最底部,在工作中不被注重,在遇见佳梅之后爱上了他,在佳梅的渴求下将其杀掉并分尸,自首入狱。

影片紧要不在讲案件本身,而在描绘城市民用的生存困境。影片最后,佳梅死了,可是其旁人的忧虑、孤独以及与这座城市间的围堵,却停止不了。

《踏雪寻梅》未在陆上上映,是因为有局部色情和血腥镜头会挑起观众的不适,案件中剖腹、碎尸、撕面皮等众多细节,让许多观众嗅着“亵尸”、“三级”的意气找到这部影片。

讲讲分尸。

凶手是如此交代过程的(与原影片可能有出路,记不清,也不大敢看第二遍):割喉放血,先剖开佳梅的肚皮,有些分不清她的脏腑,取出内脏将其丢入马桶丢走,还发现多杀了一个人,因为发现佳梅怀孕了,剥皮,剁碎尸体,拆骨分肉,将头丢入公里。

影视差不多都拍出来了。

翅鸡。

那么,一向都在尽力生存的王佳梅,到底干什么笑着赴死?

丁子聪残忍肢解王佳梅真的是因为小儿看看三姑去世的黑影所致?

她费劲分尸为啥又拔取自首?

而影片对于这个个问题的答案,就像这部电影的核心曲《漆黑的海上》一样,节奏到了、心情到了,在唱什么,真的听不清。佳梅话没讲完,丁子聪也远非,电影更加没有。

自然,对于在异乡漂泊的无名小卒,这部影片的窘境表现得过度极端了。

不过,影片想说的,流转在外,找不到家的大家,确实总想试探都市的老实和人际法则,总在羡慕怀疑其外人,但是何人都不确定,下一集,大家究竟该怎么活。

回头问问这天空,这人生可任意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